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[小說]天亮前說我愛你(九)

天亮前說我愛你(九) 看著辦公桌上厚厚一疊的報告,葉仲廷的眉頭是越皺越深,一直以為他們防得很好,也以為只要把殷叔所有的遺產交付信託,對方就無從下手,沒想到百密一疏,還是被有心人抓到了縫隙,葉家自己倒是沒什麼好擔心的,就怕亞嫻的安危被拿來利用,那才是他們一家招架不住的危機。他將桌上的文件收進公事包,交代好公事,開車直奔回家通知父親這件事。

葉銘峰看著兒子帶回家報告看得是眉頭深鎖,當年為了要拿到亞嫻的監護權,他忍痛給了亞嫻的舅舅和姑叔們亞嫻父母持股的五分之一,亞嫻的姑叔們倒是挺守成的,這些年一直很安分守著自己拿到的,要多的懂得憑自己的本事往上爬,暗地裡他們多少多會幫上一把。但亞嫻的舅舅呂俊明可就不一樣了,在他們身上可以了解什麼叫做人性的貪婪,這些年總是想盡辦法要從亞嫻身上挖錢,也要求葉家要幫他們安排工作,幸好葉銘峰早算到這一步,把泛亞旗下一間讓退而不休的員工拿來養老的公司,安插呂家的人去工作,當然也佈了眼線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,果真讓葉銘峰抓到呂家利用職務之便在掏空公司,但這也就算了,他們現在竟然還把挖錢的腦筋動到當初分到的泛亞股份,這才是真正讓葉家動怒的地方,說什麼也不能讓好兄弟當年辛苦打拼的血汗就這樣被人踐踏。


此時葉伯睿正好帶著未婚妻回家吃晚餐,看見沙發上眉頭深鎖的父親和弟弟,直覺應該發生了什麼事情,再看見茶几上有著一疊厚厚的文件,覺得這事有點大條,不然一般狀況下父親不會在客廳裡談公事。他拉著未婚妻沈怡嘉坐在父親對面的沙發上,順手拿起幾張文件翻看了一下,臉色也沉了下來:「姓呂的現在又想打什麼如意算盤?這些年給的還不夠他們花嗎?」


葉銘峰思忖了半晌開口道:「仲廷,明天請財務部算一下呂家手頭上泛亞的股份現在市值多少,還有公司目前可以挪動現金資金有多少,泛亞的股份絕對不能落在別人手裡。」雖說這五分之一的股份不算太多,但對有心想整垮泛亞集團的人可是一項有利的工具。「伯睿,你明天撥個時間去亞通繞一下,不過先打個電話跟姚經理知會一下,這裡的資料有一部分是姚經理匯報上來的,晚上你花點時間研究一下,看怎麼跟姚經理配合。桌上東西先收一收,別被你媽看見了,吃飽飯我們再到書房去研究一下。」


桌上才剛收拾好,葉夫人也剛好從廚房走出來準備招呼一家老小吃晚餐,看見即將過門的媳婦也在,她就喜歡這樣一家人在一起吃飯團員的感覺,想到家裡即將又多一個成員,滿心歡喜都寫在臉上了。


「飯菜都好了,趕緊上桌了。怡嘉你也來啦,今天煮了一鍋雞湯,剛好幫妳補一補。」葉夫人拉起未來媳婦的手,開心的招呼著。


沈怡嘉笑著回答說:「葉媽,每次來有好料吃就夠了,再補下去連伯睿都要笑我胖了。」


「你放心,他不敢的。」葉夫人拍拍她的手背笑著說,葉銘峰趁機挽過太太的肩把人拉往餐廳去,邊走邊說:「我說老婆啊,你最該幫我補一補吧,最近老劉他們都在笑說,我是不是得罪妳了,怎麼瘦到臉頰都凹了、肚子也不見了……」


看見兩老走遠,沈怡嘉這才臉上有點憂心的說:「我知道......亞嫻是你們最疼最保護的小妹,可是.....這樣做好嗎?畢竟是亞嫻的親舅舅,你們是不是該顧慮一下他的感受?」


葉仲廷笑笑說:「大嫂,你別擔心,這些事情亞嫻都知道,而且她也很清楚我們會怎麼做,如果不是他們太超過,按照泛亞的規矩,他們能過這麼久的太平日子?只能說他們太貪心害了自己。」


葉伯睿輕輕摟住未婚妻的腰,笑笑捏了捏她小巧的鼻頭:「妳呀,看來全家最沒心眼的就是妳跟媽了,我要是沒把你看緊一點,妳被賣了都還在幫別人數錢啊。」


「那看來我可不能得罪這位神秘的小姑囉?」


語罷,葉夫人的聲音就從內廳傳來:「你們還在外頭磨蹭什麼?快進來吃飯了。」


「你錯了,亞嫻的心機只用在外人身上,對家人來說,她只是個迷糊又乖巧的小女孩。」葉伯睿說。


「大哥說的沒錯,這個家最不能得罪的是我媽,老媽要是一發火,我們可能一整月都沒飯吃,老媽不開心老爸就會不爽,老爸不爽,大家的皮都得繃緊一點。」


沈怡嘉笑笑接著說:「但是唯一的解藥就是亞嫻,是吧?」


葉伯睿大笑出聲:「你真是越來越像葉家人了,哈哈哈哈......」三個年輕人邊走邊說笑的進飯廳陪父母吃飯。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有別於葉家的和樂氣氛,這時候的呂家,一家人卻是驚恐萬分。


這天呂家來了幾個黑衣人,其中一個長相斯文、身材精瘦的男子坐在單人沙發上,身上散發出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。交疊著一雙長腿,路晉揚看著眼前這一對老夫婦,他都還沒開口兩個人就已經嚇到臉色發白,連話都講不清楚,他每天出門前都有照鏡子,自己的臉明明長得不惡啊,為什麼旁人看到他總是怕得像見著鬼一樣?他在心裡深深的嘆了一口氣,既然人都來了,該解決的還是要解決。


「呂先生,您應該知道我今天來的目的,事情很簡單,只要麻煩您請你兒子出個面,把欠我們的錢還清了,我們就不會再來打擾您跟您太太。如果不是您兒子避不見面,我們也不需要來您府上打擾。還是......您直接告訴我們令郎的下落,我們直接跟他談還錢的事,這樣就完全不用您費心了。」


路晉揚面帶微笑的說著,客氣的態度還是讓呂家兩老不寒而慄。兒子在外頭幹了什麼好事呂俊明不是不清楚,只是沒想到欠錢欠到黑道上門來討債,這樣縱使家裡有金山銀山也不夠他挖呀!這二十幾年來他們從殷家和葉家已經拿了不少錢,本以為可以安安穩穩過完這輩子,還能留點小錢讓孩子們有些小富可以安心成家立業,誰知道他的想法加上妻子寵溺卻讓兒子走了偏,出了事就花錢擺平的做法反而讓兒子更加無法無天,再這樣下去連兩老的棺材本都要賠進去了。現在母子倆把念頭動到當初妹妹留下來的泛亞股權,四處找人要賣股份籌錢,而且風聲應該已經傳到葉家耳裡了,他呂俊明再怎麼貪財也曉得那是自己親妹妹的血汗錢,他也很明白當初葉家把這些股權分給他的用意,唉......要怪也只能怪自己,取了一個貪婪的老婆和生了一個不成材的兒子。


看著丈夫悶不吭聲老半天,不知道他的腦子裡已經百轉千折了幾回,看得呂太太一股怒氣往腦門衝,不禁怨嘆自己沒事嫁了窩囊的老公,當初要是把小姑女兒的扶養權搶到,今天還怕沒錢幫兒子還債!?就他沒事答應葉家的條件,只拿了那麼一點錢跟幾張沒用的股票,搞得現在兒子被討債嚇到不敢回家。沉不住氣的她忍不住開口跟對方怒嗆。


「你......你們別亂來喔,這個國家是法律的,我......我們......我們可以告你私闖民宅喔……」這是呂太太唯一可以從腦子裡擠出來嚇人的字眼。


路晉揚聽了差點笑出來,不過還是維持他一貫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說:「呂太太,是您開門請我們進來的,我們可沒有強迫妳呀!您回頭看看,大門可是完好如初,我的弟兄們也沒拿著武器抵著妳,怎麼能說是私闖民宅呢?」


呂太太被說到漲紅了臉,氣憤地用手肘往丈夫身上撞了一下,呂俊明這才痛到回過神來,他思考到忘了眼前這票黑衣人還坐在家裡。


「呃......這位先生......」他清了清喉嚨開口說。


「敝姓路,道路的路。」


「路......路先生,我兒子已經很多天沒回家了,我也不知道他人在哪裡,請問......他總共欠了你們多少錢?」


路晉揚往身邊手一伸,手下立刻拿出一疊借據,他將這疊紙張放到兩老面前,說:「不多,就這些,本金加利息算算大概一千五百萬。」


呂俊明顫抖著雙手拿起眼前的借據,一千五百萬......這逆子才幾歲就賭掉一千多萬,他現在開始後悔太寵這個孩子會不會太晚?孩子今天變成這樣是不是當初他教錯的方向?這錢......該從哪生出來啊?


「路先生,能不能給我們一點時間?一千多萬.....我們沒有這麼多錢啊。」呂俊明顫抖著聲音說著。


路晉揚坐直了身體,雙手十指交扣,身體微微前傾,依然面帶微笑的說:「這樣吧,我們曾經聽令郎提過,你們家擁有泛亞集團的股權,我大哥對這個非常有興趣,如果你們願意把這些股權讓渡給我們,這一千五百萬的債務就一筆勾銷,如何?」


「這.....」呂俊明面有難色的沒有回答,倒是呂太太一聽只要讓渡股權就能救兒子而且不用還錢,說什麼都是一筆好交易,立刻出聲應好:「那有什麼問題,不過.....我聽說.....泛亞目前的股價市值好像不錯,我們手上的股權應該不只值一千五百萬吧……」


「妳閉嘴!這就是你教出的好兒子!」呂俊明突然轉頭怒斥妻子的言語:「泛亞的股權我死都不會賣給別人!路先生,請給我們一個月的時間,請回吧。」


路晉揚起身,扣上西裝,慢條斯理說:「呂先生先別急著決定,時間我可以給,就一個月,還錢還是讓股權您慢慢考慮,不過我可先提醒您,這一個月欠款的利息是照算,早點決定可以少繳點錢。」他從口袋掏出一張名片,遞到呂俊明的面前:「這是我的名片,改變主意歡迎隨時跟我聯絡,一切好談。」隨即帶著手下走出呂家。


呂俊明頹喪地攤坐在沙發上,一千五百萬他要上哪去找啊?他完全沒把妻子在身邊劈哩啪啦的碎念聽進耳裡,只怪自己當初太懦弱,任由妻子擺佈拿了妹妹的遺產,才造就今天惹禍上身的局面,真是造孽啊.....


《未完......待續》


1. 天亮前說我愛你 - 序
2. 天亮前說我愛你(一)
3. 天亮前說我愛你(二)
4. 天亮前說我愛你(三)
5. 天亮前說我愛你(四)
6. 天亮前說我愛你(五)
7. 天亮前說我愛你(六)
8. 天亮前說我愛你(七)
9. 天亮前說我愛你(八)
10. 天亮前說我愛你(九)
11. 天亮前說我愛你(十)
12. 天亮前說我愛你(十一)
張貼留言